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管窥社会 >> 正文
红网:谁让女矿工成为"捕蛇者"?
[我要留言]
选稿:姚明绮  来源:红网  作者:练洪洋      2006年5月9日 08:41
 
    媒体披露,在湖南省冷水江东塘煤矿发生瓦斯突出事故后的许多细节:在当地,女矿工并不少见。在东塘煤矿就有10来个女工下井。 在周围的其他一些煤矿,差不多都有女矿工。更令人咋舌的是:据媒体的记者调查,在那里,女工挖矿是常态……(5月8日《新京报》)

  为了查证女矿工下井的情况,我用“女矿工下井”作关键词百度了一下,结果发现冷水江市并非绝无仅有,广西、河南等省都曾有井下女矿工遇难的消息。而国外,竟没找到一位女矿工下井的相关报道。

  女矿工下井,让人义愤,本该属于男人的责任,却让弱女子来承担,男人们都哪去了?你们忍见自己的女人匍伏在暗无天日的井底下?不过,愤慨之余,我却不忍对女矿工的男人们作过多的责备,毕竟逼女矿工下井的“元凶”不是他们,而是实实在在的贫困。

  在《捕蛇者说》中,柳宗元曾大惑不解地问“捕蛇者”,永州的蛇这么毒,而且你们蒋氏三代人都死于蛇祸,为什么孙辈还要以此为业?答案就是:赋敛之毒,甚于蛇者!谁都知道女人不能胜任矿井的工作,谁都知道下矿井会有危险,可是谁令她们成为柳氏笔下的“捕蛇者”?答案只有两个字:贫困!

  一个月几百元钱,对于城里人来说,似乎只是一顿饭、一件衣服的价钱,而对于赤贫的农村家庭,对于他们嗷嗷待哺的儿女来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家人可以活下去。在生与死的抉择中,性别算得了什么?危险又算得了什么?

  当事件曝光之后,当地妇女没有感谢媒体,反而为以后不能下井,从而影响未来的话计而忧心忡忡。面对她们真实的痛苦,我们再奢谈什么性别角色,奢谈什么法规建设,不是太骄情甚至是太残酷吗?

  事发几天后,当地政府就下发通知,禁止女工及未成年人下井,算得上是“重视”、“及时”。但是,要让农村女人远离矿井,只有严格法规、加强执法似乎是远远不够的。但如果漠视农民的生存状态,不着力改变农村的经济状况,让他们尽快地富裕起来,她们还是会千方百计规避法规,心甘情愿地当“捕蛇者”的。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