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谈政论经 >> 正文
燕赵都市报:利息税存在的理由是什么
[我要留言]
选稿:若愚  来源:燕赵都市报  作者:范俊宝      2006年5月19日 08:40
 
  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刘尚希在本月17日就“是否要取消利息税”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不会取消利息税(新华网5月17日报道)。

  关于利息税存废的问题争论已久,而此次该官员力挺利息税的主要理由有:一、中国居民储蓄结构中,有钱人的存款远远多于普通居民,所谓存钱越多,纳税越重,从这一角度上而言,利息税的征收,一定程度上起到了调节收入分配的作用;二、利息税主要用到了中低收入者群体生活的改善,这在高收入人群等部分群体利益受到影响的同时,兼顾了更大范围的公平。然而此中逻辑值得品味咀嚼。

  首先,关于“有钱人存款远远多于普通居民”,所以“纳税额度”也重于普通居民,如果从宏观视角来考量纳税总额,那此言非虚。但是对于一个个体来说,“重”的含义显然不是仅仅如此。

  相同数额的钱对于不同人有着不同的效用,这决定了按固定比例税率征收的利息税虽然貌似公平,但是忽视了纳税人的负担能力,并没有随着利息所得额增加而提高税率来征收,这不仅与现代社会的税收原则相悖,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公平。

  其次,关于利息税的去向问题,在笔者看来,“利息税按固定比例征收”如果是维护了低层次的公平,那么利息税的使用倘若最终能够真正让低收入者收益,那么这可以看作是对低层次公平的升级,但是在没有专款专用的制度保障下,利息税又怎么能够像巡航导弹般锁定特定群体,并定向地惠及低收入群体,从而实现利息税的“反哺”功能?倘若此不能保证的话,那么所谓利息税“兼顾了更大范围的公平”岂不是成了“空头支票”一张?

  事实上,再也不要为利息税的存在找这样那样的理由了,一个很简单的判定方法是:当初,为了扩大内需,刺激居民消费,政府做出了征收利息税的决定。那么利息税的征收究竟在何种程度上促进了多大的消费?事实上,这样的疑问也早已达成了共识,就连力挺利息税的该官员也认为“在促进消费方面,由于居民对未来预期不确定,不敢花钱,因此无论如何,居民都会把钱存入银行,利息税促进消费的政策弹性已经变弱”。

  让人遗憾的是,此次官员说法再次与公众的感觉孑然相反:一份抽样调查显示,有42.9%的广州市民希望一次性取消利息税。部分被调查者认为,只有收入相对较低的阶层才习惯将钱存到银行,使财产保值;而收入水平相对较高的群体则会选择投资,以赚取更多的金钱。他们认为,“工薪阶层储蓄,有钱人投资”,利息税不能起到调节收入分配的作用。在这样的现实情境中,对利息税采取“任他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的磐石态度至少是不太合适的。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