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今日眉批 >> 正文
写诗机让谁难堪?(张晓然)
[我要留言]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晓然      2007年2月7日 10:30
 
    没想到,具有3000多年历史的文学鼻祖——诗歌,其令人高山仰止的名声,竟让一个叫“猎户星”的写诗机给亵渎。诗圣杜甫写诗算得勤奋吧,流传下来的诗歌也只不过1400多首,而“猎户星”竟能日产4000多首。 起初觉得写诗机很荒唐,对它不屑一顾,但后来发现它真会写诗。才情虽然比不上郭小川什么的,但比口水诗人赵丽华也不差。以后说不定还会出现小说机、剧本机、报告文学机等等,别不把它们当“作家”哦!    你说什么?荒唐?对,写诗机的横空出世,正是因为我们的身边,有太多的荒唐。将一天的生活流水账,写成前言不搭后语的断句,这就成了现代诗,可以拿去换钱出名;把英雄的生平,化成一段段华丽词藻的短语,就成了政治抒情长诗,能四处“含泪吟诵”;不仅是诗坛,某些干部作报告,也是套话连篇。如开幕没有不隆重的,鼓掌没有不热烈的,完成没有不超额的,接见没有不亲切的。等等。既然如此,有好事者干脆发明出这样的写诗机,只要输入关键词,文章没有不成功的。与其说它荒唐,不如说它给了那些制造荒唐者一记耳光。  
   
   有文艺理论家惊呼,在种种新媒体(包括网络)的“裹挟”下,人们对文学的印象改变了,扭曲了。不对。比如写诗机,它永远不会让真正的诗人蒙羞。因为它没有灵魂。 
   
  有灵魂的诗人写出的诗,读者一眼就能识其光彩。诗仙李白“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鲁迅“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北岛“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顾城“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鲁藜“老是把自己当作珍珠,就有被埋没的痛苦,把自己当作泥土吧,让众人把你踩成一条道路”。这样火一般激情的诗歌,哪是写诗机能企及的?  
    
  写诗机让谁难堪?混客。不辱诗人称号的人,铮铮铁骨又何惧一个小小的软件呢?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