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评论员专栏 >> 社科系 >> 宋元霞 >> 作品 >> 正文
惊闻"黑车袭警上演生死时速"
[我要留言]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宋元霞      2006年5月13日 09:22
 
  一辆非法揽客的桑塔纳轿车循S形路线疯狂逃逸,一名警察趴在这辆车的引擎盖上,两手死死抓住雨刮器以免被甩落,车后,4辆出租车全力追逐拦截,车辆间不时发生碰撞,警察命悬一线——你不要以为这是在拍电影,这可是发生在某交通要道上的真实事件。而这场“生死时速”真人秀的最初起因,仅仅源于黑车车主意图逃避警察的处罚。(5月11日东方网)
  
  记得不知谁说过,公德的根本是重视他人的存在。而重视他人存在的根本则是重视他人的生存。为逃避处罚不惜危及执法者的生命,显然是将自己的利益看得极重,将他人的生死看得很轻,除了用利令智昏、以身试法来解释之外,其公德心之阙如,恐怕也是重要因素。虽然这起案件的本身比较极端,却不妨生发开去,借此从社会文化角度探讨一下少数人公德心薄弱的原因。
  
  费孝通在其名著《乡土中国》中曾对传统社会的道德形成作过一番深刻地剖析。他认为,在乡土社会的差序格局中,“社会关系是逐渐从一个一个人推出去的,是私人联系的增加,社会范围是一根根私人联系所构成的网络,因之,我们传统社会里所有的社会道德也只在私人联系中发生意义。”当脱离了这层私人联系,面对着素不相识者时,尤其当相互利益发生冲突时,不仅法律的外在约束失去了效力,道德的内在约束也变得极其脆弱。梁启超曾经感叹:“吾中国道德之发达,不可谓不早,虽然,偏于私德,而公德殆阙如。”费孝通更是不客气地指出:“私的毛病在中国实在比了愚和病更普遍得多”。虽然历经社会变革,却是积弊难除。像那位黑车车主为逃避处罚公然抗法,便是私心膨胀的极端表现。法律尚且被置诸脑后,道德防线,那就更是不堪一击了。
  
  现在,我们在大力提倡道德建设。笔者认为,从深层次的社会心理上摆正公与私的关系,恐怕是道德建设尤其是公德建设的当务之急。也就是说,在承认合理合法的“私”的前提下,重视他人的存在,重视社会契约关系。这样,公德就不会仅仅停留于需要我们“遵守”的一些准则,而上升为我们自觉的行动。儒家几千年来提倡的“从心所欲不逾矩”,大概也正意在于此。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