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评论员专栏 >> 特约系 >> 吴兴人 >> 作品 >> 正文
贺老倪兄学会用电脑
[我要留言]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2004年12月29日 10:16
 
吴兴人作品


  老倪兄,是我对倪平先生的昵称。他是我的老朋友、老同事。又有同好,欢喜写政论与杂文。他在“文革”前写的一篇《两只碗叮噹论》,曾广为传诵。我们以文会友,相交了四十多年。
  
  说他老,其实也不老,老倪兄长我六、七岁而已,但也过了古稀之年。前几年,他退休了,旅居美国多年,偶通音信。今年上半年,老倪兄回国,他得悉我在东方网“发挥余热”,不觉技癢,跃跃欲试。我极表赞同,欢迎他加盟,请他试写数篇来看看。文章写就,他请“千金”打字发来。一看,果然宝刀不老,锋芒不减,特别是对台湾问题,所论很有见地,略感不足者,因不会用电脑写作,有些篇章时效性稍逊。我又对老倪兄说,根据我的体会,在当今社会,不会用电脑写作,对一位做文字工作者来说,好比吃饭不会用筷子。入乡随俗,老兄既然有志从事网文写作,最好在短期内学会用电脑写作。
  
    要改变一个人的写字习惯,特别是对一位上了年纪的人来说,是很困难的,甚至是很痛苦的。开始,他听后面露难色,说70多岁的人,还要学吹打,成吗?我以江曾培先生为例,他68岁学电脑,至今已有四年余,用电脑写了上千篇时文,说明与时俱进是完全可能的。他无话可说。说了三个字:“试试看”。老倪兄志在必得。过了几天,他高兴地来电告诉我,他已参加了老记者协会组织的一个电脑培训班,还担任了一个组长职务,这样一来,我已无退路可走了。我又为他打气,说你老兄文章写得好,电脑现在是小学生都能学会的,你没任何理由学不好。
  
    老倪兄进了学习班,和原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孙刚成了同学。他的进步很快,开始时是“鸡啄米”,一小时只能啄出五、六字,后来一分钟能打几个字,到结业时,花一个多小时就能敲出一篇短文。他还学会了发电子邮件。总共只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实际上学了十二天)。下面的一篇新闻,便是他用电脑打字的一篇“处男作”,真是可喜可贺。可见学会电脑写作,只要肯化点功夫,入门是不难的。这次结业的同学大多为资深的编辑记者,结业测试成绩都良好,平均每分钟打十几个字。郑颍珏十分钟打了二百四十多字。有的同学风趣而动情地说,他和纵横码很有缘份,“一见钟情”、相见恨晚,愿相依为乐。上网后信息灵通,也可在网上发表文章,晚年生活变得丰富多彩。
      
    老倪兄学会了用电脑写文章,如虎添翼,如鱼得水,应用自如。我热烈祝贺他的成功,我们又多了一个网友,并期待着他写出更多更好的网络时文。
     
  
    附新闻稿:上海老记协第四期电脑学习班结业
      

    上海老记者协会第四期电脑学习班,日前在上海大学纵横码电脑教育中心结业。另有在西藏工作多年的四位老同志也同时结业。
        
    纵横码为香港实业家周忠继先生所发明,他为普及科学技术,乐育英才,资助办研究所,请教师,在上海、江苏、浙江广办培训班,以实际行动启发民智,报效祖国。他的义举深受师生们的敬仰。
        

    这次结业的同学大多为资深的编辑 记者,结业测试成绩良好,平均每分钟打十几个字,郑颍珏十分钟打了二百四十多字。大家总共学了十二天,何以进步如此快?大家众口一词地说:纵横码只用十个阿拉伯 数字编码,码元少 ,简单易记,编码科学合理,尤其适合中老年,学之前怯生生,学之后一入门很快掌握要领。有的同学风趣而动情地说,他和纵横码很有缘份,“一见钟情”、相见恨晚,愿相依为乐。上网后信息灵通,也可在网上发表文章晚年生活变得丰富多彩。
       

    老记协历届学员学电脑都很自觉,皆能学而时习之,原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孙刚带头学习,很认真,沈毓英每天打文件两三小时,李三囡五分钟打二百二十多字,皆其乐融融。(倪平)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