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评论员专栏 >> 特约系 >> 万润龙 >> 作品 >> 正文
对"认证"作认证
[我要留言]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万润龙 廖楚楚      2006年3月24日 09:27
 
万润龙作品集
  最近,有两则关于认证的消息引起了笔者的注意:央视“3.15”晚会披露,由中国消费者协会授权使用“3.15标志”认证的欧典地板,这个号称“从德国引进”、“创建于1903年”的品牌,其德国欧典总部根本不存在,国内也根本没有一家欧典(中国)公司注册过,“欧典”商标2000年才开始在中国注册,注册人是1998年成立的欧德装饰公司,其“欧典”品牌产品由吉林森工的产品贴牌而来。

  另一则消息的披露者和被披露者则正好相反。据北京娱乐信报等媒体报道,在去年12月15日召开的“等离子电视发展趋势和市场营销高层峰会”上,中消协副秘书长武高汉对央视借高清频道开播与厂商进行战略合作提出质疑和斥责,认为“有失妥当,很不正常!”在同一会议上,彩电制造商指责央视不具实施高清电视认证的资格,纯属商业炒作行为;中消协负责人公开指责央视此举有可能误导消费者购买;行业主管部门官员则放言,如果央视采用MPEG-2作为高清数字电视编解码标准,一年至少要向国外组织交纳100亿元专利费。

  央视和中消者协之间这种互揭老底的行为,是否含有相互报复的成分,本报记者不想妄加评说。记者想说的是,这两个参与认证的部门,是否具有认证的资格。
  
  3.15标志是中国消费者协会许可优质商品或服务使用的标志,是中消协实施的一项公益性的对商品和服务的社会监督工作。那么,一个具有欺诈性质的品牌又是如何取得3.15标志的呢?

  根据中消协网站上公布的3.15标志审批程序,3.15标志的审批需要经过三道程序:申报,初审,审定。需要考察企业的承诺情况、投诉情况、消费者的反映、市场销售情况、商品或服务质量状况等,需要征求行业主管部门和质量监督检测部门、有关行政监督部门和业务主管部门意见,最后由中国消费者协会办公会议审议确定。如果严格依照这个审批程序,欧典地板几乎没有可能获得3.15标志。因此,中消协是否严格遵照这个公开的程序审批了申报3.15标志的单位和产品,令人怀疑。据报道,早在今年3.15之前,就有许多消费者投诉欧典地板,比如济南的于先生2004年就投诉欧典地板使用半年后开始缩水、吉林的刘女士购买的欧典地板多处变形,等等。这些问题理应得到认证部门的查处。然而,欧典地板却连续3次6年获得3.15标志。据了解,“欧典”商标在中国出现才6年,其后没几个月就获得了3.15标志。
  
  自行组织数字电视高清认证的央视,也将自身置于舆论评说的风口浪尖。据专家介绍,数字电视的使用,必须解决两个基本问题,即高清晰度的数字电视机和高清数字电视信号传输。而眼下,高清数字电视的标准尚未出台,市面上有的大多只是“标清”电视机而已,这样的电视机根本保证不了高清信号的显示效果。

  有媒体称,目前电视台的高清节目制作已基本不成问题。但是,最关键的地面传输标准至今仍看不到出台迹象。因此,在数字电视领域已砸进数百亿元巨资的央视,在久等之后选择了另起炉灶,自行组织高清认证,结果受到众企业和中消协的质疑。
  
  有关认证的风波并非以上两家。这几天,“一张桌子两部电话忽悠了十三亿人”的消息流传甚快。为众多口腔健康类产品做认证的全国牙防组近日也遇到了自己身份认证的麻烦。近日,上海鸿明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江以一名普通消费者的身份,以“‘全国牙防组’标志构成对消费者的欺诈”和“误导消费宣传”的理由,将全国牙病防治指导组(简称“全国牙防组”)及其主管部门国家卫生部一起告上法庭。

  处于旋涡中心的全国牙病防治指导组终于在前天(21日)打破沉默,对“认证危机”作出正式反应。全国牙防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张博学承认,全国牙防组的认证和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的法定认证不是一回事,牙防组的认证也不是权威认证。张博学承认,全国牙防组“没有一名专职工作人员”,“不是认证机构”,没有“通常意义上”的认证资格。

  据披露,一支牙膏的成本大约在0.48元左右,而一经“认证”则身价陡增,单支卖到几元乃至十几元钱。“认证”成了商家忽悠消费者的一种有效手段。牙膏的可替代性太强了,因此,牙膏厂家为了获取消费者的信任和挤垮同行,就想到了“认证”。由于计划经济下消费者对类似认证机构一类组织信任度的延续,打上“认证”标牌的商品具有一定的认知诱惑。于是,企业想通过认证来提高产品的认知度,而一些机构则企图通过认证来敛钱,这样,认证市场就应运而生。各类广告媒体上,类似经过“全国牙防所”、“中华口腔医学会”、“中华医学会”等机构“权威认证”的广告铺天盖地。
  
  去年2月,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出台了《规范》及纯粮固态标志认证工作。目前,还有60余家包括没有获得过名酒称号的酒厂也开始提交申请准备排号拿到认证标志。一时间,白酒行业掀起了一股认证热潮,似乎贴上了“纯粮固态”标志就有了产品质量好和能畅销市场的保证。

  但这类认证很快就遭到酒业同行的反对。中国酿酒工业协会白酒分会副秘书长赵建华表示,《规范》要求的认证标准,其技术保障根本无法实现。在白酒行业内搞这样的认证有悖白酒的发展方向,“纯粮固态发酵”决不代表都是高质量,如此认证只能引起市场的混乱,并给一些企业欺骗消费者提供合法的保护。一些白酒生产厂家也对这类认证表示疑问,因为按照《规范》的要求,全国白酒企业需增加直接成本一亿元,这些费用谁来负担?
  
  笔者发现,市场上出现的“认证”商品几乎都不是国家行为,而是“机构行为”。而且大多属于“谁定标准谁认证”的态势。比如以上所举的例子,基本属于这一态势。

  这种态势给权钱交易留下了很大的空间,并逐步形成以下怪圈:企业为了提高产品竞争力,不是打质量牌,而是打认证牌,愿意花钱找认证,并以认证证书打广告;一些机构为了敛钱想方设法设标准稿认证;由此造成的信息不对称使消费者产生认知误区,受骗上当;市场诚信、企业诚信乃至政府诚信则在这一怪圈的作用之下逐步缺失。
  
  且看认证的国际惯例。

  美国职业安全局(OSHA)明确规定,产品必须符合美国国家标准认证要求。根据OSHA的安全标准,所有工作场所使用的产品,如打印机,复印机,台式计算机等,都必须由美国国家认可实验室(NRTL)进行认证,即通过测试并且发证,以保证该产品在工作场所的使用安全。OSHA规定,37类产品必须获得NRTL的认证。其中,以电气设备所占比例最大。由于工作场所使用的产品无法避免强制认证的规范,消费性产品主动取得认证便理所当然。

  很明显,国外的认证是极其严格的国家行为。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和中国进入市场经济的今天,不能再让认证游离于我国的法律制约和政府管理的视野之外,更不能让认证领域成为权钱交易、滋生腐败的土壤。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