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评论员专栏 >> 特约系 >> 万润龙 >> 作品 >> 正文
我为天门忧
[我要留言]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万润龙      2006年3月14日 10:45
 
万润龙作品集

  有消息称,本月17日至19日,湖南张家界将举办特技飞行表演。据主办方发布的消息称,会有多架俄罗斯重型战机参演,由俄罗斯空军“勇士”飞行表演队驾机穿越天门洞,飞机将以700多公里的时速并列穿越天门洞,保持间距仅为1米,距离洞壁8米。
  
  这是继1999年小型运动型飞机穿越天门洞之后的又一次冒险飞行。自上月下旬发布这一消息以来,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对即将举行的这次冒险飞行提出了质疑。
  
  天门山,以当年屈原在《大司令》中一句“广开兮天门”而得名。千百年来,无数文人墨客在这里流连忘返,独特的自然景观和千年积淀的人文景观也使天门山、天门洞成为旅游胜地。今天的天门山景区是国家级森林公园,而天门洞作为张家界武陵源风景名胜区的著名景点,也是世界自然遗产的一部分。
  
  与1999年小型运动型飞机穿越天门洞不同的是,这次冒险穿越天门洞的飞机中,有5架为苏30飞机和苏27飞机,均为重型战斗机。据介绍,苏27战机机身长21米,高5.909米,翼展14.5米,其飞行速度是1999年穿越天门洞的运动型飞机的3倍。天门洞门高131.5 米、深 60 米,最窄处不足30米。飞机在天门洞中穿越的时间约4秒,飞机机翼与洞壁的最短距离约8米。
  
  本次活动的策划者曾洋洋自得地对即将到来的冒险飞行做过以下描述:“一架苏30战斗机和一架苏27战斗机在间距1米的‘微距’下,并排以每小时750公里的速度呼啸冲过最宽处为52米的天门洞。单机宽17米的两架飞机距离左右两壁的距离均为8米,引擎巨大的轰鸣声‘几乎’要把8米之外的‘天门’震塌……”(以上文字摘自红网)这位策划者介绍,本次活动的直接投资在5000万元以上,整个飞行活动将耗费1900吨高级航空煤油。
  
  当地的旅游部门、新闻媒体大张旗鼓地为这次冒险飞行造势。三场飞越活动的门票已经开始销售,观众票每张380元,贵宾票每张2006元,主席台每张6800元。本次冒险飞行还招募普通百姓乘坐参加表演的飞机。据已经见报的报道称,“至少会有20万人现场观看这次特技飞行。”
  
  笔者至今对本次活动的合法性和安全性难以置信。记者查阅了国家建设部颁布的《风景名胜区保护暂行条例》,明确规定:“损毁景物、林木植被、捕杀野生动物或污染、破坏环境的,由有关部门或管理机构责令停止破坏活动”。笔者在1990年出台的《武陵源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2001年正式颁布实施的《张家界武陵源世界自然遗产保护条例》和 2004年张家界市发布的《关于加强环境保护的决定》等法规性文件中同样看到了有关环境保护的条款。笔者无法预测本次冒险飞行的轰鸣声是否会将天门洞震塌,但那在三场飞行表演中耗费的“1900吨高级航空煤油”对天门山景区的环境污染却是无法回避的事实。笔者很想知道,有关部门在审批这项活动时,是否考虑过活动与法律的冲突。
  
  再来看这次冒险飞行的安全性。在世界飞行表演史上,已经有过多次飞行表演失事的记录。就说苏27战机的飞行表演,2002年7月27日,乌克兰空军第14军成立60周年纪念日,在乌克兰西部城市利沃夫“斯克尼洛夫”机场进行特技飞行表演,两名一级飞行员驾驶的一架苏27战斗机在作精彩表演时突然失去控制,冲向观看的人群,起火爆炸,遇难者达83人,严重受伤的人员116人,轻伤者更多。空难发生后,乌克兰空军司令斯特·列利尼科夫和空军第14军司令奥尼先科被撤职,国防部长什基琴科向总统递交辞呈,乌克兰总统库奇马将这一天定为全民哀悼日,并禁止再搞飞行表演。
  
  有关飞行表演失事的记录还有很多。美国空军“雷鸟”飞行表演队自1953年成立以来发生严重飞行事故10多次,损失飞机29架,死亡飞行员19名。英国皇家空军“红箭”特技飞行表演队1985年5月25日在表演编队慢滚时,两架飞机在空中相撞,飞机顿时爆炸。1988年8月28日,意大利“三色箭”特技飞行表演队的三架MB339A喷气飞机在联邦德国拉姆施泰因美国空军基地进行飞行表演时,两架意大利制飞机在50米至80米的低空中相撞,其碎片又击中空中另一架飞机。第3架飞机落地后爆炸,导致67名在场观众死亡,500余人受伤。1997年26日,在比利时西部港口城市奥斯坦德飞机场上空,一架约旦飞机作飞行表演时失事坠毁,1名驾驶员当场遇难,50多人受伤,10余人当场死亡。
    
  有关本次冒险飞行的安全性,笔者唯一看到的是一则报道中中国航空协会主席魏纪中的说法。他表示,穿越天门山从理论上讲没有危险性。但魏纪中却“不敢对此打保票”,他说:“难就难在四周有障碍,没有先进的准确导航系统。”(本段引号中文字源自天津日报)
  
  有报道称,本次活动的主办方为天门洞和现场观众等投了数十亿元的财产保险和生命保险,并制订了严密的安全措施和事故紧急预案。然而,万一发生意外事故,又有谁能承担这事故的责任?
  
  针对国内一些风景名胜区和人类遗产保护区频繁出现的商业性活动,我国的风景名胜保护专家多次提出质疑。今年元旦前夕在杭州举行的中国风景名胜专业委员会2005年年会上,北京大学世界遗产研究中心主任谢凝高教授表示,国家风景名胜区是具有保护性、公益性、展示性和传世性的人类瑰宝,决不能片面地定位成旅游资源、旅游经济开发区,把保护变成开发,公益性变成公司私有性,展示性变成经营性,致使风景名胜区人工化、商业化、城市化,损害了自然文化遗产的价值。更有专家呼吁:让商业化操作远离世界文化遗产。
  
  针对飞行表演,国外早有专家认为,军火大国热衷飞行表演自有他们的所求,但确保观众在观看飞行表演时远离危险,应该是全球都必须重视的问题。在这次冒险飞行尚未举行之际,笔者希望有关部门能审视以下问题:在世界自然遗产和国家森林公园的天门山景区举办这次飞行特技表演,其合法性和安全性是否进行过认证?飞行表演对张家界生态造成的破坏和对天门洞所在山体可能造成的毁损是否进行过评估?有哪个部门或单位能承诺保证不发生意外事故?万一发生意外事故由谁来承担责任?……
  
  笔者想强调的是,天门山不是地方政府的地方性资源,更不是某些经营性公司的玩物;她属于中国,属于整个人类。如果这次冒险飞行成功了,除了给主办方创造金钱之外,留给中国的又能是什么?万一出了意外事故,玩家们可以一走了之,又有谁能够承担这万一的责任?难道保险公司能赔出一个世界自然遗产天门洞吗?
  
  张家界景区曾因为无节制、超容量的开发,破坏了资源和环境,而受到过联合国遗产委员会专家发出的黄牌警告。类似穿越天门洞这样的冒险飞行,是否也要等联合国遗产委员会发出黄牌警告后才能歇手呢?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