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评论员专栏 >> 特约系 >> 万润龙 >> 作品 >> 正文
关制钧何来那么大的能量?
[我要留言]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万润龙      2006年2月20日 09:30
 
万润龙作品集
  17日出版的《北京晨报》、青年时报等同时报道了一件“大事”:16日,王启明、刘永坦等60位中科院、工程院院士集体通过两院学部发出声明,表示辞去“中国管理科学院院士”称号,并声明退出该组织。两院学部表示,这是两院在对“中国管理科学院聘用两院院士”一事用了半年时间调查后的统一行动。

  科技日报16日也部分证实了这一消息:“记者今天(15日)从中国工程院和中国科学院有关部门获悉,自2004年4月以来,50多位两院院士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被‘中国管理科学院’聘为‘资深院士’,其中部分院士未曾同意受聘。鉴于该组织的情况,且在聘请院士活动中有不当行为,这些院士委托两院学部向媒体说明情况,并声明退出组织。今后该院所有活动均与这些院士无关。”

  最早向媒体披露此事的是湖北宜昌的一个医生蒋地厚,他接到了“中国管理科学院”的申报信函。信函称,只要交纳3万元“院士评审费”,就有可能被聘为院士。蒋地厚对此产生了怀疑,于是向媒体披露了此事。

  据了解,收到“中国管理科学院”信函的绝不止蒋地厚一人,“中国管理科学院”的关制钧表示,他们向全国各地各个领域的专业人士寄去了“3000到4000封评选院士的信函”,而明确回复有意向担任“院士”的有“1000到1500封”。

  关制钧表示,“这些人都是自愿加入的,他们如果不愿意,我哪敢把他们的名字挂在网上!”

  在“中国管理科学院”向外炫耀的名单中,有16名中科院院士和44名中国工程院院士。此外,至少有120名知名的企业家、艺术家及著名院校的教授,诸如刘永好、张曙光、金铁霖、赵步长等。

  据了解,打着“中国管理科学院”招牌四处活动的关制钧原先确实在“中国管理科学院”工作过,但他在2002年5月因违反纪律已被“中国管理科学院”开除。2001年,“中国管理科学院”在香港注册了“中国管理科学院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是孙钱章,关制钧也参与了具体运作。关制钧被“中国管理科学院”开除后,便在香港注册了一字之差的“中国管理学院有限公司”,并以该公司在大陆常驻代表机构的名义在北京运作,依然以“中国管理科学院”的招牌活动。

  前不久,1996年注册成立的“中国管理科学院”已经正式向公安和工商部门报案,举报关制钧盗用“中国管理科学院”的名义,在社会上评选“院士”,涉嫌金钱诈骗。

  笔者发现,中国工程院学部工作局曾于去年10月底在中国工程院网站上发布过一则《关于所谓“中国管理科学院”聘请院士和兜售“院士”称号有关情况的说明》。明确指出:以“中国管理科学院”名义在国内聘请院士和兜售院士的行为,带有明显的欺骗性质。

  部分学者对此事件进行了严厉抨击。著名生物化学家、中国科学院生物学院士邹承鲁表示。他认为,媒体对于院士的炒作过于厉害,于是给了一些骗子可乘之机,利用人们对院士的尊重来牟取不法利益。而一些追逐名利和想钻空子的人会和这种机构一拍即合,一方愿意出钱、另一方愿意出头衔,于是促成了交易。

  近日来,部分两院院士纷纷表态,称自己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中国管理科学院”授予了“院士”称号。据他们介绍,他们是在“收到一封信,填了一张表”后,就被“中国管理科学院”授予了“院士”称号。

  但笔者却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近年来,“院士新闻”有增无减。而这些“院士新闻”与院士们所从事研究领域相关的新闻却不多,多的是与院士有关的另类新闻。有的地方政府的领导甚至表示:要让院士们“在主席台上有座,广播中有声,电视上有影”。院士们于是在非研究领域中忙得不亦乐乎,有学者甚至建议对院士的非业务工作量应该有一个总量控制。

  两院院士是中国科学的标杆,是社会的良心和楷模。他们本来应该是耐得住寂寞,为追求科学和真理孜孜以求,而不该频频地出镜作秀,接受虚荣。眼下值得众多院士焦急的,应该是我国在世界上的科技竞争力地位并不领先;院士们应该焦急的,是我国每年的科研成果数以万计,但是原创性的重大成果却很少,许多著作等身的院士却少有国际领先的扛鼎之作;院士们应该焦急的是,我国的科学家离诺贝尔奖、(数学)费尔兹奖之间的距离已越来越远……

  尽管有院士表示,自己对被“中国管理科学院”授予“院士”称号感到莫名其妙,但如果对那张寄给你们的登记表多问几个为什么,您就一定会拒绝填写,也就不会被别人莫名其妙地利用了许多时间。正是因为你们的“受骗”,关制钧的才能骗取那么多人上当受骗。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