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评论员专栏 >> 特约系 >> 万润龙 >> 作品 >> 正文
肉麻当有趣
[我要留言]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万润龙      2006年1月18日 09:56
 
万润龙作品集

  本月12日,白雪皑皑的重庆仙女山上演了一场“书法秀”。“书法踪迹学”的创导者张强,背对7名身着单薄白绢衣的女大学生,用饱蘸墨汁的毛笔在她们身上随意挥动。不一会,这7名志愿者的绢衣上和身上便留下了旁人看不懂的墨迹。

  据报道,这是张强“书法踪迹学”的一次实践,而且有一个漂亮的主题:“谁与共舞?2006第一场雪中烂漫绽放”。但据参与其中的几位女大学生讲,她们却“觉得很失落”;“根本没有感觉到所谓的互动,更没有感觉有什么艺术的存在”;“这种混乱的过程怎么可能让我们的思想和意识进入他的艺术创作中去呢?”“我现在怀疑这到底是不是艺术,也许只有张教授自己明白”……

  据说,张强的合作对象已经超过100位女性,张强在这些女性身上“涂鸦”时,她们都披着一件薄薄的绢衣。其中还有一次是“裸体行为艺术书法”。另据报道,张强3年前曾在香港南丫岛和中环搞过一次招募,但没有找到志愿者。

  张强此举让笔者想起了艺术界的几次“壮举”。有一次是一位“艺术家”用一根绳子吊住一只活鼠的尾巴,将鼠倒悬在一块白画布前,然后用一木锤猛击老鼠,鼠死,鼠血溅满白画布,此为“鼠画”。其他如手持百余斤重的“拖把笔”写字、用胡子写字作画,用手掌创作字画等等的“艺术实践”,不胜枚举。

  笔者对书画艺术没有什么研究,但有一点笔者是懂的:艺术要体现真善美,要尊重人,要符合学理。但“书法踪迹学”却看不出这三条的具体体现。

  张强为他的“书法踪迹学”辩解时时常引用的是他曾于2002年在大英博物馆举行过一次现场"踪迹"表演,以此说明他“不是在涂鸦”。殊不知老外可能是以猎奇的心态来接纳你,你却把肉麻当有趣呢!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