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评论员专栏 >> 特约系 >> 万润龙 >> 作品 >> 正文
本网“东方评论”年终特稿(下)
[我要留言]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万润龙 杨振华      2005年12月27日 09:17
 
万润龙作品集

  年终盘点,似成媒体惯例:年度新闻、年度人物、年度事件……

    本网“东方评论”专栏,以话题形式,评说新近发生的新闻事件,刊出后屡屡在读者中形成共鸣,颇有好评。

    在兄弟媒体年终盘点之时,本网另辟蹊径,对各大媒体全年新闻话题再作盘点,择要列出,分两期刊登,以飨读者。

    本网“东方评论”年终特稿(上)  

  九、房市调控促健康发展——“疯狂”房市趋向理性
  
  从温家宝总理在今年两会上明确提出要“抑制房地产价格过快上涨”开始,被媒体称为2005年“房产新政”的一系列调控措施就接踵而来,掷地有声地“砸”向了近年来一路飚升的房地产市场。

  3月17日起,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不再优惠,房贷利率上调0.2个百分点;3月26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切实稳定住房价格的通知》,其中八条要求控制房价涨幅过快,被业界称为“老国八条”;4月28日,国务院又提出了加强房地产市场引导和调控的八条措施,即“新国八条”;5月11日,国家七个部门联合发出《关于做好稳定住房价格工作的意见》,一致地被认为是比新老国八条更为严厉的房产调控措施;10月7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出《关于实施房地产税收一体化管理若干具体问题的通知》,再次强调明确了“二手房交易必须交纳个人所得税”……

  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明年国家将把增加居民消费作为扩大消费需求的重点,不断拓宽消费领域和改善消费环境。”房市、股市、车市、油市,作为“百姓经济”中的四大指数,均直接牵动百姓利益,更关乎国家经济平稳运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前后的一系列动作,为2006年的走势留下了巨大想象空间。

  对于2006年的房地产市场“大势”,诸多学者和政策分析人士给出了“向好”的判断。稳定住房价格已被列为明年房市调控的醒目主题。

  结果表明,房市调控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尽管部分城市的房价仍然逆市上涨,但大部分城市的房地产市场同上海一样,从年初的“疯狂”开始趋向理性。房地产市场长期以来投资过热、炒卖严重、房价飙升的现象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遏制。数据显示,商品房平均销售价格一季度的涨幅为12.5%,一至二季度为10.1%,而一至三季度则降至8.8%,前三季度房价的涨幅呈稳步回落态势。

  有报道指出,从最初的控制投资规模,到随后的抑制房价,再到打击投机与炒房;从最初的行政干预,到后来的市场化手段,有关部门在不断摸索中渐渐找到了方向。
  
  十、民资逐利新目标——浙江炒团从炒房到炒收藏品

  “炒房”、“炒车”、“炒能源”,浙江民资逐利的冲动不断地转换着目标。而今年的浙江炒团尤其出名的是被屡屡地冠以“海外夺宝奇兵”——自去年以来,在北京及国外的大型拍卖会上,许多重量级的拍品都被浙江的买家高价收走。

  近年来中国股票市场的不景气,而投资过热的楼市又在政府政策组合拳的作用下开始呈现降温趋势,同为世界三大投资渠道的艺术品市场却在今年显得牛气冲天。浙商特别是以温州商人为主联手组成的几个投资团体悄悄地向收藏品拍卖市场进军,不少实业投资者越来越关注包括艺术品在内的各类收藏品。

  浙江省收藏家协会有关人士表示,活跃在境外回流文物拍卖市场的浙商实力雄厚,其购买力已占国内市场的50%强。这些民间收藏家们,还有非同寻常的一面,并没有四面出击,相对于西方艺术品而言,他们对本国流失海外的艺术品更感兴趣,而浙江军团则对浙江本土的收藏品尤其青睐。
  
  十一、无良学者侵蚀民族灵魂——打击学术腐败制度亟待建立

  自2000年设立网站打击学术腐败以来,“学术打假”的孤胆英雄方舟子,周旋于各种反对力量中,在最近又卷入了与一些媒体及“不良记者”的论战当中。避开论战的本身不谈,人们遗憾地发现,学术腐败仍是愈演愈烈。

  有报道指出,学术腐败的危害大于其他腐败造成的危害,机理在于其他的腐败伤害的是民族的体,而学术腐败伤害的是民族的魂。学术腐败首先扭曲“人类灵魂工程师”的灵魂,进而扭曲整个民族的灵魂。近年来,我国社会出现的道德信仰危机与学术腐败不无关系。在一些高校和科研机构,学术腐败使一些具有真才实学的学者备受打击和排挤,而一些学术腐败分子却名利双收。残酷的事实使年轻的学人们不安心科学研究,不愿把自己的聪明才智放到科学研究上,他们也学着经营人际关系,溜须拍马,千方百计地投机钻营。

  有学者表示,如果学术风气败坏,专家意见被利益所左右,则公众利益必受直接或间接的损害。公众有权要求学术界清理门户、打击腐败。教育部去年发布了号称我国学术界第一部“学术宪章”的《高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学术规范(试行)》,对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基本规范、学术引文规范、学术成果规范、学术评价规范和学术批评规范都作了明确的规定,但因为缺少相应的惩戒措施而收效甚微。
  
  十二、“超女”的火爆与国学的回归——商业文化与严肃文化的碰撞

  从今年3月开始,一场由电视引发的“平民选秀”活动席卷全国,“超女”的火爆收视率超过了春节晚会,李宇春登上了亚洲版《时代周刊》的封面。毋庸置疑,“超级女声”是一个成功的商业性的市场运作案例,并且迸发了中国人独立参与公共事务和自觉履行选举权利的激情,还看到了民众自发的、逐渐成熟的组织能力。但反对者认为,无论公民社会还是民主程序,都是一个政治学领域的公共问题,“超级女声”却并不具备足够的公共性。

  就在这被抵制者称为“浮躁文化”的“超女”大行其道之时,俨然是严肃文化的“国学”,也在备受争议中开始回归。

  中国人民大学成立了国学院,北京大学哲学系办起了国学“老板班”,中国国学俱乐部正式开张;在振兴国学的旗号下,有人以南京大学的名义开办“风水班”,此举最后因南京大学校方的反对而半途终止;此外,也有人以恢复国学的名义,办起了私塾……伴随着一系列的讨论和争议,国学在2005年开始趋热。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在接受采访时说:国学在近百年实际上是个衰微的过程。我国的文脉出现了断裂,好比一个人的脊椎断了。现在要再树立起这个脊梁,延续中国文脉就是要“重倡国学”。

  在关于是否应当重振“国学”的争论中,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李银河撰文指出:“进步论者认为,社会的发展变化有一个线性的规律,中国要想进步就只能否定自己的文化。文化相对论者则认为,每一种文化都有它自身的存在理由和运行逻辑,不可以说谁进步,谁落后,所有文化的价值都是相对的。”

  不论争论结果如何,毕竟复兴“国学”已经被付诸实践。按照纪宝成先生所说:“重建国学、振兴国学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应当在实践中积极摸索,随时调整,逐步完善,持续发展,因此必须允许多样化,允许讨论和争议,由历史来检验,由社会来评判。”
  
  十三、时代是否还需要大师?——大师辞世后的争鸣

  4月24日,著名学者费孝通先生逝世;6月30日,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与世长辞;10月17日,一代文学巨匠巴金永远离开了我们。这一年,三位大师相继辞世,令中国文化界感受了太多的沉痛。

  大师已逝,悲痛之余,出现两种声音。一种声音呼唤“时代需要大师”,另一钟声音是“我们正在告别大师时代”。
  有观点认为,现在的大师大都产生于百年前的清末民初,那个时代恰逢传统文化价值体系瓦解和西方文化的巨大冲击,我国的很多学科还处于初创阶段,客观上使他们能够在年轻时就占据学术高地。时代所赋予的特殊条件产生了一代伟大学人,像梁启超、王国维、粱漱溟、章太炎等等,均是这一时期产生的大师。

  有人认为,现在处于社会转型期间,浮躁的社会风气,追求眼前功利的心态,加上体制上的弊端,学术界一些不尽如人意的评价机制等等,都不利于人才的发现与发展。这是一个不容易产生大师的时代。

  感慨之余,有文章指出,如何为未来的大师提供好的土壤和空气,如何不拘一格培养人才,这或许是对远去的大师们最好的慰藉。
  
  十四、“取消”还是“改革”?——研究生入学考试和院士增选引出的争议

  “取消考研”并非今年的新话题,去年就有北大校长许智宏表示“北大研究生入学将取消笔试”的新闻。今年引出这一争论的,仍然是他:数次在公开场合就目前的研究生入学考试制度发表看法。

  舆论尽管对目前的考研制度多有诟病,但支持取消者却并不多。普遍的观点认为,目前的研究生入学考试至少体现“程序正义”,保障了普通考生的公平竞争权;而一旦取消,将把更多的主导权下放给导师,在当前高校腐败丑闻不断的背景下,很难令人放心其公平性。还有观点认为,目前高校教育出现种种弊端,动辄“取消”,过于急燥。

  在两年一度的两院院士增选结果揭晓前,又出现了一场关于“院士制度存废”的争议。事实上,今年之前也已经出现了反对增选院士甚至取消院士制度的呼声,但这一次的激烈批评更多的来自内部。

  有院士认为,目前院士被抬得太高,远远超出了当初设立院士制度时政府想倡导的“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初衷,建议“取消现行的院士制度”。中国工程院院方随后正面回应了诸多质疑,并坚定地表示:院士制度是中央长时间考虑后确立的,虽然有其局限性,但地位不可动摇。

  冷静地分析这两场争论,其实多少都有“媒体炒作”的影子:北大校长许智宏认为长远来看早晚要取消研究生入学考试,但不是马上取消;而院士们“也只是希望改革现行制度的弊端”,并没有要求取消院士制度。
  
  十五、孔祥生案的标本意义——中国首例行人交通肇事案引出不同声音

  10月25日,上海市浦东法院公开审理了一起案件:今年6月17日中午,被告人孔祥生横穿马路。一部两轮摩托车来不及躲闪,与孔祥生发生碰撞后,在惯性作用下滑向一辆正常行驶的货车,被货车右车轮压成重伤并最终死亡。公安机关认定,孔祥生横穿机动车道违反了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应该对这起交通事故负主要责任。

  这是我国首例行人交通肇事案。由此引发出一场争议。一方认为,行人是马路上的“弱势群体”,在没有斑马线、红绿灯等过街设施的情况下擅自穿越马路,其行为难以构成“交通肇事罪”。另一方则认为,孔祥东因违反交通法规,造成重大交通事故并致使一人死亡,其行为已触犯我国刑法,应当以交通肇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据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张小虞披露,中国拥有全世界1.9%的汽车,引发的交通死亡事故却占15%,其中,因行人违章引发的交通死亡事故占15%。

  法律专家对此案评价颇高,认为此案具有标本意义。其意义之一,是将行人和司机放在同样的“交通行为人”的地位一视同仁,实质上体现了“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和“尊重所有公民的人权”的公平法则。
  
  十六、国家海洋战略东进序曲——洋山港、黄金水道及海洋经济升温

  12月10日,举世瞩目的东方大港——上海国际航运中心洋山深水港区一期工程竣工开港。这标志着上海国际航运中心有了新的深水良港,可以敞开胸怀迎接来自五大洲四大洋的巨轮。

  洋山深水港一期工程的建成,拉开了重振万里长江“黄金水道”的序幕。长江自古就是我国东中西部交通的大动脉,也是东中西部经济联动发展的“黄金纽带”。长江经济带作为长江流域经济发展的主干地带,是我国最重要的高密度经济走廊,对我国经济发展影响举足轻重。这片广袤活跃的经济区域,覆盖上海、浙江、江苏、安徽、江西、湖南、湖北、重庆等省市,面积占全国的15.4%,国内生产总值达到全国的45%,其发展态势历来备受关注。在今年的两会上,如何更好地开发利用长江“黄金水道”,实现联动共赢发展成为了东中西部三地代表委员关注的焦点。在西部大开发、中部崛起、东部加快发展的大格局下,开发这条“黄金水道”,将带动沿岸的人流、物流和资金流,使长江流域成为我国新兴发展的区域。

  洋山深水港将同时带动“海洋经济”的升温。统计表明,2004年,我国主要海洋产业总产值为12841亿元,增加值为5268亿元,相当于同期国内生产总值的3.9%。到2010年左右,我国将逐步使海洋产业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

    本网“东方评论”年终特稿(上)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