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评论员专栏 >> 特约系 >> 万润龙 >> 作品 >> 正文
克林顿缘何到中国赚钱?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万润龙      2005年9月12日 09:50
 
    乘着私人专机,带着庞大的随从队伍,59岁的美国退休总统克林顿于本月7日至10日对中国的4个城市进行了飞行演讲。

    今年6月15日,美联社曾有过报道:在离开美国总统宝座4年多后,克林顿和他的参议员妻子希拉里已经还清了因为“莱温斯基性丑闻”案和弹劾案所欠下的大笔律师费,目前两人不但“无债一身轻”,并且银行户头上已经存了成百上千万美元。报道称,克林顿夫妇近几年简直成了赚钱机器。在过去几年中,克林顿到处演讲,赚钱还债。

    或许是被一则流传于中国民间的“汇款附言”——这里人傻,钱多,快来——所吸引,克林顿的策划班子将赚钱机器的目标指向了中国。

    2002年5月23日,深圳某房地产公司邀请克林顿到深圳发表了30分钟的演讲,共支付费用25万美元(其中15万美元为克林顿的演讲报酬)。

    2003年11月11日,克林顿在中国北京国际俱乐部发表了一场不到20分钟的演讲,入账打破了2002年在深圳创下的25万美元的“中国纪录”(新华网2003年11月14日报道)。

     2003年11月10日,四川某酒厂请克林顿作“商务之旅”,花费40万美元。

    温州某服装公司也给克林顿写信,约请他为该公司服装品牌做广告,开价200万美元。

    而如今,克林顿再次来到中国,开始了他的赚钱之行。

    克林顿这次从中国带走了多少美元,除了河南郑州公布了“先期付给25万美元”的数字外,北京、乌鲁木齐、杭州三地有多少收入尚无从查考,有一则报道提供的文字可作参考:在北京与刘国梁同场竞技高尔夫的门票售价为800元;在郑州的演讲门票售价36万元人民币;在新疆的活动中,普通听众的门票价格在500元至1000元人民币之间,对话克林顿的贵宾交费1万美元,旁听演讲并对话美国企业家的疆内嘉宾交费2万元人民币。(据新疆日报)

    新疆日报还披露:在某集团提出邀请克林顿到会的要求之初,美国中介就提出了“以1万美元为会务门槛”的要求。后几经磋商才同意了对疆内嘉宾收取2万元人民币会费的要求。

    此外,克林顿近年还在香港、台湾作了若干场演讲,收入同样不菲。

    如此高额的演讲费创下美国历来前总统的纪录。无怪乎监督美国国会的“国会责任计划”组织发言人鲁斯金会惊呼“克林顿利用总统头上的光环达到了极致”。

    当然也有例外,今年4月,克林頓去欧洲访问,随从向意大利罗马的“阿加塔的罗密欧”餐厅订了餐,因误了时间而取消了预订,结果那家餐厅的老板决定诉诸法律讨说法。就是这次欧洲之行,克林顿一行前往古罗马斗兽场参观,因为已经闭馆,无论克林顿的随从如何与那里的工作人员协商,对方却始终不买帐。

    如果说克林顿在中国的飞行演讲是字字珠玑,让听讲者茅塞顿开,那可另作别论。问题是,克林顿的演讲既失却了往日美国总统的权威,又根本达不到某行某业的专家水平——记者查阅了克氏在中国的几次收费演讲全文,大多泛泛而谈,更像一位美国学生的班会发言。就其内容而言,最经典的当数昨天在杭州参加“西湖论剑”时的发言,尽管本次演讲克氏没有收费,但毕竟克林顿在位时推动了全球互联网的发展,因此他的这次演讲有血有肉。令人回味的是,克林顿的演讲,是收费的不精彩,而不收费的却往往精彩。他在清华大学的演讲,他有关爱滋病的演讲,以及关于互联网的演讲,都不收费,却都十分精彩。遗憾的是,克林顿在杭州的演讲虽然十分经典,但听众却未必喜欢。因为持票进场的贵宾,有的是影视导演,有的是企业家,有的是政府官员,他们之所以进场,目的只是为了给组织会议的朋友捧个场,或者在这样高档的场合亮个相,甚至只有一个目的:花钱进场与克林顿合个影。

    以下是河南媒体对克氏演讲的一段评述:在河南省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大型演讲比比皆是,而这一次规模最大,档次最高,听讲人最多,票价空前的克林顿“脱口秀”一下子改写了这里的历史。人们在议论,在兴奋,在为能亲见美国前总统而感到幸运。当一身笔挺西服的克林顿走上讲台时,台下震动了,所有人都被他的风采所折服。短短一个小时的演讲,赢得了在场每个人的赞誉,会场上鼓掌声此起比伏,不时有人站在台下与克林顿“合影”……

    在郑州演讲会的现场,有十余位企业老总与克林顿同台就座。在座的某老板表示,花26万元入座,不仅能与克林顿合影,还想通过和克林顿的直接交流,详细了解国际经济潮流,以便自己的企业和国际接轨。
有河南的媒体更是“拔高”了克林顿河南之行的影响,称“克林顿来郑州必将极大促进河南和美国的经济往来。”

    然而,许多有识之士却另有说法。一位朋友对记者说,克林顿的中国之行,只是一场“秀”。记者非常赞成他的说法。但随即产生另一个问题:克氏中国秀,目的是为了赚钱,就像明星巡回演出,动机无可非议;但中国的主办者请克氏、消费者掏钱听克氏演讲又是为了什么呢?莫非也是为了“秀”一把?这成本也太高了吧!

    更让记者费解的是,克林顿既然只是作为一位民间人士到中国作商业性活动,我们的政府部门何以如此兴师动众。在某省,为了做好克林顿的接待工作,外事、公安、卫生等部门负责人专门开会协调和安排(见9月3日《大河报》),甚至连克林顿下榻的酒店都代为妥善考虑。既然克林顿访华只是一种民间的商务活动,克林顿的安全问题和行程食宿等问题就应该由他自己的保镖、经纪人及接待方操心。

    记者以为,政府部门该做的事,是需要核查克林顿在中国赚的钱是否照章纳了税。据郑州市地税部门称,克林顿郑州行的个人所得税无须在中国缴纳。理由是:根据中美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克林顿在中国境内停留的时间没有达到183天,因此,克林顿的税由美国政府征收。但克林顿2002年的深圳演讲的15万美元收入却被深圳地税局征收个人所得税38.66万元人民币。为何这两个城市的个人所得税政策有如此大的区别?

    记者写完此稿时,克林顿先生已经结束了这次飞行演讲。他和他的随从这次究竟从中国带回了多少美元,记者不得而知。记者所知的是,克林顿尽管已经还清了所有的债务,而且帐上已经有了数百万或上千万美元的存款,但他赚钱的欲望却远远没有满足,他需要耗资巨大的开支,其中不乏援助全球爱滋病患者一类的公益性开支,但有许多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开销,诸如本月15日至17日在纽约召开的“克林顿峰会”,比如克林顿想在他的出生地和发迹地阿肯色州“克隆”一座白宫的“克林顿总统中心”,这一项目需要1.25亿美元,而座落在纽约市曼哈顿岛哈雷姆区125街写字楼里的克林顿办公室也需要庞大的经费开支,加上克林顿虽然已不再担任公职,但各种社会活动繁忙依旧,包括参加一些国际知名领导人的寿宴,自然少不了不菲的开销……因此,记者估计克大叔还会到中国来。记者想说的是,克大叔想花钱是他自己的事,但要让中国人去为这位美国前总统的开销填窟窿,我们的钱是否花得有些冤?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