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特约评论员专栏 >> 司徒伟智 >> 作品 >> 正文
"泼出去的孩子",找回来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马布衣      2005年3月15日 9:18

  这次“两会”的成功,不仅在于代表委员们提出一批切实可行的提案、议案,而且在于发表了诸多闪耀着火花的思想。即使会议结束,一些议题仍然引起人们无穷回味,热烈地从理论上研究、探讨。比如对于政协会议上,民政部副部长李宝库委员呼吁大力弘扬孝道,并把是否孝敬父母纳入干部考核体系,就是闻者议论纷纷,至今未绝。我已经在两个场合听到研讨的声音。

  我是赞同派。我欣赏这样的主张:孝的教育要从娃娃抓起,“要进家庭,还要进入幼儿园、学校和社区,古今中外孝亲敬老的故事就是好教材”。“要在全国各省、地、县、乡、村和社区树立弘扬孝道的榜样”。李宝库先生明确主张全社会传承中华孝亲敬老传统,真是切中肯綮。

  伦理观念不仰赖“包装”。任何一种伦理观念,当社会需求催涌着它时,它必定应运而生,蓬蓬勃勃。过去轻视了它,现在该重视起来,无所谓新乎旧乎,不需要任何忌讳。

  一个老龄化社会恰恰提出这种巨大需求。须知中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已达1.45亿,超过总人口的11%。据预测,到2020年将达到2.43亿,占总人口的17%。如此庞大的银发群体,他们的物质、精神生活如何了呢?老龄,主体上本来就意味着人生的困难阶段,需要社会客体的支撑。很遗憾,象发达国家那般普及的福利院,我们中国艰窘的家底无从提供。甭说内地了,就是比较富庶的长三角一带,高标准的“社会养老”对绝大多数老人说来都是一种奢望。社会不足家庭补,物质不足道德补,那就只有寄望于家子女了。更遗憾,“在中国,一些人把老年人看成包袱、累赘,对他们采取冷漠、歧视的态度。”李宝库说,“一些不孝子孙,不但不尽赡养义务,反而虐待打骂老人,掠夺老人财物,干涉老人婚姻,侵犯老人的合法权益。”

  实践给出的课题正是:力倡孝道,势在必行。舍此,则谈不上代际关系的和谐以及与此相连的家庭关系的和谐。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没有和谐家庭,还有什么和谐社会?。
  是非明摆着。可是,历史的阴影仍在徘徊。在今天,谈到弘扬孝道,很多人似乎总觉得理不直气不壮――五四新文化运动不是狠狠批判过孔孟的孝道?

  没关系,我们要学会扬弃(批判中的继承)。

  孝敬之道,指的是子女对父母应尽的义务,包括尊敬、抚养、送终等等。早在公元前11世纪以前,我国的甲骨文中就出现了“孝”字,意味着彼时的华夏先民已经有了孝的观念。经过儒家学派创始人孔子全面系统地论述,孝道渐渐成为传统家庭道德的核心。然而,在漫长的封建时代,受主流社会意识形态的浸润,孝的道德规范外延扩大,“移孝作忠”而糅入维护封建统治和宗法秩序的种种理念及作为。从而,中国古代的孝道具有两面性,融合了两部分,既有封建性、保守性的东西,亦有民主性、科学性的因素。就孝道的前一部分,五四时期的呼啸猛进的思想家当然不会吝啬自己抨击的笔墨。这些批判是时代的警钟,社会的良心,永载史册。

  不过,不能要求战士的投枪百发百中,激烈的批判难免有“矫枉过正”的所在。这主要就表现在对孝道的后一部分缺乏充分肯定。陈独秀要求全盘排斥孔子的伦理学说,“盖以其伦理学说,与现代思想及生活,绝无牵就调和之余地也。”是否决绝了点呢?鲁迅的《二十四孝图》一文和《朝花夕拾?后记》集中地记叙了封建伦理的“孝道”对童年鲁迅的残害,抨击“二十四孝”故事之荒谬,促使青少年一代“人”的觉醒。但是,“二十四孝”故事除了具有长者本位道德的反进化缺陷,加以相当程度的迷信色彩和荒诞成分,并非就一无是处了。应当看到,就如有的学者指出的,这些故事中选取的孝行,事迹十分突出,故事情节生动感人,使人阅读或听讲后容易留下深刻印象,因而在民间长期不胫而走,产生强烈的孝亲敬老的教育效果。

  对于孝道的现代价值,我赞成魏英敏先生的概括:“孝作为家庭伦理规范,是维系家庭的凝聚力,我们可以从古代孝的道德规范中吸取感恩、敬爱、赡养等合理成份。倡导孝敬父母,是当今社会生活所必需,是培养人道意识的起点,有助于人们感恩意识的培养,也有助于抵制自私自利的思想、狭隘功利意识对人们心灵的腐蚀与毒害。”在当代社会,“父为子纲”那一套是该休息的,是不能恢复的。但是,批判不可扩大化。尤其当着中国家庭的伦理重心已普遍地由以往的孝亲为本转为时下姻亲为本乃至爱子为本之际,“敬老不足,爱幼有余”成为家庭通病之时,现在需要注重的是在人格平等的基础上弘扬孝道,切实维护老人权益,营造代际间良好的家庭伦理氛围。

  “不要在泼脏水时将孩子也泼掉”,先哲说过的。如果已经泼出去,那么,哪怕已经泼到爪洼国去,后人也须鼓着劲找它回来。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